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» 木圭门户网站>财经>“论坑学员,还是韦博英语们厉害!”课没了,学生还要还款,不还

“论坑学员,还是韦博英语们厉害!”课没了,学生还要还款,不还

2019-11-03 15:56:26 阅读量:4335

进入经济生活的一切

简介:韦伯英语(Weber English)涉嫌“出走”事件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关注。

这位20岁的训练巨人突然关闭了大面积的大门。

花了几万元学习英语并分期贷款的学生将面临这样的困境:不还钱,而是去征信机构,不还钱。

面对“所有班级都走了,还款还会继续”的现状,谁应该承担教育分期的风险呢?

肯的学生、肯的员工和韦伯英语怎么会这样混淆?

资料来源:《21世纪经济先驱报》(编号:JJBD 21记者:新赵佶,经济观察(记者:王汉),金融链接(cjlhh888;作者:轮式慧)等。

"下课了,还款还会继续."

韦伯英语“逃跑”?

照片来源/错误想法

最近,许多媒体报道称,已成立20多年的培训机构韦伯英语(Weber English)涉嫌关闭大量店铺,“出走”和“破产”。

“八月底,我报名在上海七宝韦伯学习英语,总费用为36800元。目前,我只上过不到10堂课,要支付3万多笔分期付款。我现在不仅不能上课,而且还面临着偿还1380元的压力。”

10月10日,20出头的大学生杨晓蓉说。

杨晓蓉并不孤单。

从9月底开始,韦伯英语北京及其遍布全国的门店经历了一波关闭浪潮。校园员工的工资被推迟了。大量学生正在与韦伯协商申请退款程序。

这位20岁的培训巨头韦伯英语(Weber English)突然大面积关门,花费数万元来学习英语,有分期贷款的学生将面临不还钱而是去征信机构不还钱的困境。面对“退课还贷”的现状,教育领域的财务风险该由谁来承担?

韦伯英语声称已经在全国60多个城市建立了150多个中心,其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是高余伟。根据田燕的数据,高余伟目前是4家公司的股东,其中2家处于撤销状态,他仍然实际控制着90多家公司。其中,高余伟持有上海韦伯38.3%的股份。上海韦伯在外语培训和文化交流方面有很多子公司,如淮安韦伯和南通韦伯。

其中,一些韦伯英语的学生抱怨说,他们在签约时被诱导签署了从2万元到4万元不等的贷款协议。资金提供者包括交通银行分期贷款、广发银行分期贷款、兆联消费金融、百度富华和京东白条。

据中国基金会称,学生王明(化名)向媒体抱怨说,去年下半年,他原本计划报名参加韦伯英语的2级课程。学费大约是3万元。然而,水平越高,折扣越大。最后,他报名参加了一个4级课程,总费用将近39,000元。当用银行卡支付时,招生老师补充说韦伯现在正与贷款机构合作。这笔贷款不需要利息,而且是首付款。其余的可以分期付款。因此,他获得了一笔34期贷款,但仍有6期未偿还。

一些学生展示了分期付款的信息:

插图显示了学生和员工

韦伯英语是如何混合成这样的?

谁将为现场上演的风险买单?

照片来源/错误想法

“如果我不还钱,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得到贷款,”杨晓蓉直言不讳地说。她进退两难。“我们现在希望与分期付款平台协商暂停还款,但这非常困难。”

事实上,像杨晓蓉这样的想法是大多数学生的心理。

谁将为演出现场带来的风险买单?

一位资深消费者金融从业者告诉记者:

“委托支付是指贷款人根据借款人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,按照约定的目的向借款人的交易对象支付贷款资金,借款人分期或一次性向贷款人或金融机构偿还贷款。其目的是降低挪用贷款的风险,但机构的流失成为风险敞口。”

上述人士说:“虽然教育服务的舞台场景不错,但更具包容性。一些公司实际上不愿意做这项业务。利润微薄,甚至会造成损失。价格不高。与其他盈利领域和企业相比,这不是最佳选择。”

诚然,降低培训门槛原本是所有人的一项重大举措。在整个闭环中,金融机构获得金融情景和兴趣,培训机构扩大人口,现金流充裕,学生以负担得起的方式学习。

“很难说谁会为风险买单。这取决于合同。一般来说,组织可以说客户借钱购买教育,教育任务是否完成与他们无关。顾客会说你团结一致。既然教育还没完成,我就不还钱了。”

华南银行零售风险经理表示,这种提前还款风险取决于机构风险、资金管理、存款等。单个客户是否还钱不是大风险,机构逃跑的风险更大。

至于风险防范措施,他表示,与企业业务类似,根据组织的判断,有必要确定分期付款总额、辅助等监控管理措施。

苏宁金融学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告诉记者,对于金融机构来说,分阶段控制教育运营的困难不是借款人,而是教育培训机构。如果培训机构不能按照承诺提供服务,学生和借款人的利益将受到损害,这将极大地影响他们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。金融机构不仅会遭受严重损失,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还会面临声誉风险,形成两败俱伤的局面。

仅根据雅思离线英语培训小组发布的数据,2018年43.5%的学员使用分期贷款,占总收入的42.2%。那么,教育机构是否存在过度依赖金融产品的问题?

对此,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特别研究员董希淼表示,“只要相关机构不隐瞒事实,不捆绑销售,不误导推荐,不存在欺诈,向用户推荐正式金融产品并不违反相关规定,也不存在过度制作金融产品的问题。至于金融产品的选择,是否使用,以及如何使用,都是学员的问题。”

董希淼表示,金融机构只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。只要产品本身没有问题,金融机构和合作机构之间也没有违法行为,就没有义务对金融机构承担责任。然而,金融机构本身在选择合作伙伴时应该更加谨慎。

薛洪言还向记者补充道:“对于金融机构来说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提高合作门槛,只与头部培训机构合作。然而,缺点是头部培训机构竞争激烈,业务空间有限。为了扩大规模,他们仍然需要与二级和三级培训机构打交道。因此,真正有效的方法是加强过程管理和贷后管理,不仅要监控借款人,还要监控教育机构。总的来说,这个风力控制的难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。大多数金融机构对教育的分阶段运作敬而远之。市场渗透率仍有很大提高空间。”

6月21日

本期杂志编辑刘翔

上海十一选五